<em id="q5sei"></em>
<div id="q5sei"><tr id="q5sei"></tr></div>

    1. 首页
    2. 时政聚焦
    3. 民生关注
    4. 恒春之旅
    5. 边地文化
    6. 公示公告
    7. 特别推荐
    8. 沧江时评
    9. 暖新闻
    10. 微传播
    11. 首页 > 临沧生活 > 文章阅读

        云南凤庆古墨村:白云飘过情人河

        时间:2018-11-13 15:17:17 来源:云南网 浏览量:

        远古的时候,没有天和地。天神派他的十个女儿造地,十个儿子造天。男孩太懒散,把天造小了,女儿太勤奋,把地造大了,天不覆地。于是,女儿只好把平整的大地抓皱,与天匹配,广袤的大地上出现了无数的高山险峰。

        群山逶迤向四周蔓延,云岭只是一个女儿手指间流出的一抔泥土,可它已经是大山的腹地,举目四眺,山外有山,无边无际的山峰没入远天。

        ?#26412;?#21578;诉我,看不到山的?#26007;劍?#22825;亦然消失。

        地广天窄,云岭深处的古墨村任白云悠闲地飘过一线天,像远古传说中懒散的男孩四处云游。大山皱褶里的这个村庄旁,一涧清溪渲染着四季的?#21482;兀?#20219;岁月蘸着风霜雨雪酿造一溪?#24049;?#30340;老酒,旷古沉醉着人们的悲欢离合。

        爱情似乎太老了,步履如溪边的石磨咯吱作响。原初的浪漫镀上岁?#36335;?#23576;,像村庄老屋的石墙,斑?#24503;?#31163;,黯淡蜡黄。

        错落在溪畔坡地上的石屋是时间的化石,如太古孑遗,孤零零地遗失在山原的深处,让人产生天荒地老、苍茫窅邈的悲怆?#23567;?#28330;水流动的声音、陌上怒放的菜花、水磨疲惫的呻吟、林间搖响的牛铃、古木高处的鸟啾、还有几声有气无力的狗吠……将飞速而逝的光阴纠扯得步伐蹒跚,彷佛出现在眼前的一切景致都是历史的回放。一切生命都放慢脚步,流连在时间的深处。

        于是,一个爱情故事在这个忘却时间概念的山村讲述了几百年。

        很?#38753;?#21069;,杨氏祖先追随马帮的脚步,翻越崇山峻岭,渡过汹?#24247;?#28572;沧江和黑惠江,走进这林木?#31283;?#30340;山旮旯。

        清澈?#21335;?#27700;浸泡着草木的馨香从山峰?#28552;?#28108;来,几块台地上盛开着媚人的杜鹃花,最惬意的是,溪流将石板冲刷得光滑如?#30130;?#28071;底的鹅卵石被时间磨洗得七彩斑斓。物象昭示着这里无与伦比的宁静与祥和,他们决定留在这里,不再跋涉?#26007;健?/p>

        俯首可拾的石片垒出房屋,第一个生命出生在石片房中时,洗礼就发生在如镜?#21335;?#27969;边。如今,?#32972;?#37324;人?#31034;?#33041;汁想方设法与污染周旋,戴口罩、?#21364;?#20928;水、排队买生态食品时,古墨的女孩一大早?#33258;?#28330;边掬水敷面,然后匍匐水岸畅饮,撒一路歌声给路边的野花,开始她们一天的劳作,个个面若?#19968;ā?/p>

        牧人、田夫、主?#23613;?#32772;耋老人、学童、络绎路过的?#26032;茫?#21482;需?#33258;?#28330;旁以手掌掬水,就能驱走干渴与疲劳。赶马大哥们喝饱溪水,精神抖擞地吼起赶马调,歌声传扬得很远,往往有情窦初开的?#23194;?#25509;上调?#29275;?#19968;路走一路唱和,赶马人遥远的旅途不再寂寞。凄美或粗犷的赶马调至今还流传在古驿道上。

        水和石头是古墨的魂。清溪带来不要钱的动能,坚硬的岩石则为凿造巨大的碾子提供富裕的?#29287;稀?#31359;村而过的石板驿?#25042;?#32467;了附近的村庄,碾压?#20219;錆推?#20182;食物的需求催生了庞大的石磨群,马帮驮着加工完成的米面,沿着驿道走向四面八方,古墨名声?#28783;穡?#22312;数百株古树的注视下,演绎着温婉的爱情活剧。

        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,杨老?#27827;?#26377;五处磨房,在村中算得上有钱人家。然而,让杨老汉?#20013;?#30340;是,膝下无儿,家业后继无人。他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名叫阿朵,像山茶花那样娇媚,见过她的后生无不心旌摇曳、魂不守舍。

        家业大了,人手缺乏,杨老汉思忖寻一体壮帮手,但很难?#19994;?#20013;意的。一日早晨,磨房边躺着一个衣裳褴褛、面黄肌瘦、奄奄一息的少年,好心的杨老汉将后生背进家中,寻医为其调养,渐渐地,这少年面有血色,脚步?#27493;?#20581;起来,身体?#25351;?#24471;很好。杨老汉问起少年的身世,言姓李,随父母从很远的地方逃难至此,双亲都死在路上,他一路乞食走来,孤无所依。杨老汉?#25237;?#20102;恻隐之心,对少年说:“若愿留下来,就在这里帮我碾米磨面吧。”走投无路的少年纳头便拜,留在杨老汉的磨房里做了帮工。这后生特勤快,守碾?#21360;?#20991;石头、种地样样能干,全?#19994;?#22823;半活计他一人给干完了。

        李氏后生恪守分寸,从不到杨老汉的正房中住宿,干完活计吃罢饭,就回碾房歇息了,而且?#27704;?#19981;提工钱的事。杨老汉看在眼里,喜在心头,心里道:“要是?#19994;?#20146;儿子就好了!”

        时光荏苒,几个寒暑走过。李氏后生高大英俊,杨家阿朵风姿绰约,到了?#23500;?#35770;嫁的年龄。杨老汉觉得后生在他家干活多年,除一日三餐,别无所求,怕耽误了后生的终身大事,到磨房对后生说:“娃娃,看你年纪也不小了,在我家干活多年,给你攒了一些钱,你拿去成家立业吧。”说?#26094;?#26446;氏后生?#30036;?#19968;袋米,一袋银元。李氏后生怔怔地站在磨房里,不知所?#32772;?#20182;以为杨老汉在撵他走。夜里,后生躺在磨房外的石板上数?#20999;牽?#32763;来覆去想了一宿。杨家对他有恩,但跟自己没有半点血缘关系,总不能赖在别人家一?#27815;?#19981;走吧。他决定离开古墨的这座磨房,到别的地方碰碰?#20284;?#22825;不亮,就带着银元和米袋上了驿道,一路向西走去。走到晌午,?#20146;?#39295;了,就到一小客栈里买些饭?#35029;?#19968;模行?#36965;?#30896;到了那袋银元。后生触电一般将手从钱袋里缩回来,心头袭来一股沉重的自责:别人救了自己的命,自己却拿着人?#19994;?#38065;财远走他方,这是无德啊!后生原路返回,天黑才走进古墨村,?#22868;?#22320;走进磨房,将钱和米袋放回原处,带走一些干粮,?#20174;?#26397;西边跋涉而去。

        杨老汉早上去磨房看望后生,后生已经带着钱粮走了,深深地抒了一口气:“总算没有耽误孩子的前程!”可是?#31283;?#26089;上再去磨房,钱和粮食又原封不动地回来了。老汉叹息不已:“这是个有德性的娃娃啊!”回到家里,老汉发现阿朵也不见了踪影,急得团团转。

        实际上,阿朵去追李氏后生去了。阿?#28210;?#28176;晓事后,越发地?#19981;?#36825;个干活不知累、说话木讷的异姓哥哥。她经常找一些借口到磨房去和李氏后生?#22235;ィ?#27604;如家里只有一升玉米,她非要求后生磨一天。后生说:“一升玉?#33258;?#33021;磨一天哩?”阿朵说:“你放小水慢慢磨,磨两天也行!”活忙时饭就送到磨房里?#35029;?#38463;朵一去就是半天,总能?#19994;?#20511;口搪塞父亲。日子久了,阿朵已经离不开后生了。

        ?#27604;唬?#21518;生对阿朵的感情日深,也舍不得离开磨房,只?#20146;?#24049;身份与阿朵悬殊,主仆哪能想这些事。阿朵半道上追上后生,生拉?#27815;?#25226;他弄了回来。她向父亲摊?#30130;?#20170;生非后生不嫁。这正中杨老汉?#21335;祿常?#20110;是体体面面地为两人操办了喜事。村里于是多了李姓,至今这个村庄里还是?#21483;?#20154;居住。

        故事遥?#35835;耍?#39118;俗却流传下来。谈情说爱的年轻人把一个时辰能磨完的粮食磨上一整天,目标已经不是碾磨粮食,碾房其实已经兼任了情人合法幽会的场所。此后渐?#19978;八祝?#30952;房叫情人房,溪流叫情人河。

        冬月的情人河畔,小麦?#36867;?#27833;地装点着台地,百年核桃树脱尽?#38208;?#20809;?#21644;?#22320;伫立在陌上,很像了悟一方生存之道、久经风霜的?#38505;摺?#30707;片建筑的?#21487;?#19978;面飘起?#22369;?#28810;烟,温暖的阳光慈祥地?#25214;?#30528;恬静的山村,目光所及之处,一尘不染。河边的驿?#35272;?#30528;深深?#22478;?#30340;马蹄印,两岸的磨房以石板为桥连接,有微型堤坝将水引进磨房中,带动叶轮,几架古老的碾子依然转动着,虽失去昔日的阵容,却成为人们寻幽问古的好去处。于是,柏油路通进村来,三两成群的旅人不时出现在情人河畔。村中涌现数家农家乐客栈,悠闲和美食吸引来更多的山外客。

        艺术学院的一群学生在石头房前、情人河?#38386;?#29983;。一个老汉把土特产摆在门前,用粉笔在石板上写清各种产品的价格,出门悠闲去了。屋门无锁,确有游人将钱放进他挂在柱子上的篾箩中,取了东西扬长而去,小篾箩中已放了好几张“大红钱”。

        白云柔软地飘在情人河上空,散淡悠然。我思忖:这条流?#39318;?#29233;情的小河,它能用古老而无法?#31895;?#30340;魅力,抗拒山外滚滚红尘,永?#35835;?#20303;纯洁与?#33402;?#21527;?

        云南网记者 李成生

         

      ?
      友情链接
    12. 临沧文明网
    13. 临沧市政府公众?#30036;?#32593;
    14. 临沧长安网
    15. 人民日报
    16. 云南日报
    17. 临沧招聘
    18. 临沧廉政网
    19. 云南网
    20. 人民网
    21. 新华网
    22. 中国记协网
    23. 关于临沧网 | 广告服务 | 编辑部邮箱 | 网站声明 | 联系我们 | 网站管理
    24. 滇ICP证:滇ICP备09008564号
    25. 前置审批:云新网前审字2008-17号
    26.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?#30036;?#20030;报电话:0883—2123208;举报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27. 滇公网安备 53090202000016号

      体彩快乐扑克3玩法
      <em id="q5sei"></em>
      <div id="q5sei"><tr id="q5sei"></tr></div>

        <em id="q5sei"></em>
        <div id="q5sei"><tr id="q5sei"></tr></div>